一則題為“實名舉報河北省水利廳董四栓包養情人”的網帖,從9月8日至今,在各類貼吧論壇轉載,而該帖最早出現在今年4月。網帖還附上了自舉報人和一份“解除兩性關係保證書”的照片。11日,河北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涉事幹部今年6月因生活作風問題已被河北省水利廳機關黨委處分,並撤銷相關職務。(9月12日《新京報》)
  相比今年4月浙江原衢江區直屬機關周書記給情婦的保證書,這份“解除兩性關係保證書”,因紅顏一怒發到網上更在情理之中。周書記給情婦的保證書中,信誓旦旦保證與情婦“每周發生4次關係”;而董四栓的保證書是“結束戰鬥”。惹禍上身應在意料之中。
  總覺得談官員的此類“保證書”有點幸災樂禍,並且暗暗地為這些情婦們“點贊”。不知這種心理是不是因某些官場的醜陋而扭曲,但對官場腐敗的痛恨是毋容置疑的。看多了此類官員“保證書”,在慶幸這種意外的反腐收穫的同時,難免思及這種“保證書”的“毀約率”。無論什麼交易,在相關的契約中,毀約的概率是很低的。那麼,所謂的“情人反腐”,應該屬於權色交易的毀約,有毀約的,就有更多的在踐約的。令人擔心的是,還有多少“官員保證書”在踐行中,在相安無事中繼續著權色交易?
  雖然人們會情不自禁地為“情婦反腐”喝彩,但未必真把她們當做了反腐英雄。如果官員的情人純粹看在權力和金錢的份上,實際上無非是妓女把“零售”做成了“批發”,指望這種人反腐是不可能的。所謂的“情婦反腐”,其實是制度反腐在一種違法交易起內訌時的“撿漏”。而反腐這柄利劍,是被那些情婦們拿來要挾和報複對方的。因此,“情人反腐“越頻繁,制度反腐越相形見絀。
  就拿這份“解除兩性關係保證書”來說,即使不在網上曝光,也算不上什麼秘密。在這份“保證書”上,有3名見證人的簽字和手印,3個見證人中,有一人竟然是河北省水利廳幹部。這無疑說明不正當的男女關係,在某些官場內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。雖然相關報道沒有說出自稱齊曉紅的網帖作者,為何要把“解除兩性關係保證書”公諸於眾的原因,但筆者在想,如果把這份“保證書”中的“雙方自願解除兩性關係,男方一次性補償女方貳拾萬元整”,換成保證“每周發生4次關係”,並承諾“每年都有幾十萬的包養費”,結果會不會發生逆轉?
  因此,“情人反腐”對於權色交易的打擊率是不高的。而正是這種總體上的不高,而在現實中顯得不低的現象,說明權色交易這種官場腐敗在這個“比例式”中的分母太大。事實也是如此,隨著反腐日漸深入,一些貪腐官員相繼落馬。與這些官員貪污、收受賄賂等一起浮出水面的,還有“通姦”“不正當男女關係”等此前並不十分常見的詞彙。
  因此,當人們在對“情人反腐”“小偷反腐”等竊喜的同時,應該對官場腐敗的嚴重性感到擔憂。當然,權色交易出現“毀約”,也與當前反腐敗的高壓態勢有關。在逐漸形成的讓官員“不敢腐”的同時,推到讓官員“不想腐”、“不能腐”的制度約束下,至少可以讓部分貪官對情婦“斷供”,迫使情婦們“維權”。這也可讓那些正在履行“保證書”的貪官心驚肉跳。
  文/知風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還有多少“官員保證書”在踐行中?)
創作者介紹

溫馨

cv08cvda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